計世網

數字時代,程序猿都“跨界”工作了,CIO該怎么考核?
作者:Clint Boulton | 來源:計算機世界
2019-09-06
尋求量化員工績效和生產力的首席信息官們正轉向采用內置的業務價值的基準分析,但這能否準確衡量協作和敏捷性呢?

 

IT部門平衡業務收入和管理成本的行為幾乎等于在走鋼絲,因此對首席信息官來說,衡量員工的生產力變得前所未有的重要。當員工在向企業交付產品時,他們在價值流中的表現究竟如何呢?

這里有一點引人注目:首席信息官們一直缺乏有效的機制來精準衡量員工的生產力。在一個充斥著科技的數字時代,我們可以通過智能手機做冰桶游戲、控制燈光,或者提交費用報告,然而大多數首席信息官卻無法準確衡量員工貢獻的生產力和質量。

雖然許多IT領導者正打算自己動手來解決這一數據缺口,但已經有一些初創企業正在制作所謂的“勞動力分析”工具,以幫助緩解這一問題。

將員工工作流等同于服務器工作負載

有這樣一種構想:既然IT領導者可以根據其提供的價值來計算運行每個服務器或存儲陣列的成本,那么是否也可以找到一種分析員工績效的方法,就好像他們也是一臺臺服務器,可以根據業務需求進行調整、重新配置或重新部署。

泰森食品公司的首席技術官Scott Spradley一直在努力想實現對每個員工的工作績效和成本進行基準化分析,因為在這家雞肉生產企業中,每個人所發揮的作用都不一樣。例如,數據科學家和軟件工程師的價值比是不一樣的。Spradley說:“這是對勞動力鏈中的每個人采取分類學的價值測量方法。”

迄今為止,量化勞動力的方法一直還是傳統式的。公司向麥肯錫、貝恩和其他知名咨詢公司支付數百萬美元來評估員工績效。他們會指派專業顧問跟蹤每種崗位數周或數月,做筆記,寫評估報告,提出建議,然后再跟蹤下一個工作崗位。

但是,隨著數字技術打亂了每個業務部門的分界,這種方法的價值開始受到質疑。因為,僅靠簡單的凈推薦值目標或企業內部員工的滿意度指標已經不夠了。

簡單地說,工作的性質已經改變了。十年前,企業以“瀑布式”的周期構建軟件,需要18~24個月的時間來交付能夠滿足企業需求的產品。如今,企業部署了“敏捷”團隊,能用一到兩周的快速開發周期構建軟件。IT和業務已經服從于跨職能團隊,軟件程序員、UX設計師、產品經理和業務分析師共同工作。這種速度和人員大雜燴的融合可能會使最精明的顧問也感到困惑。

首席信息官需要新的工具來衡量運營過程中的產出,甚至是任務水平。Gartner 分析師 Bill Swanton認為:“我們需要的是一種全新的管理方式,而不再只考慮能完成多少工作量。‘勞動力分析’就可以起到這個作用。

DIY分析方法

許多首席信息官都將DIY的方法應用于勞動力分析。

在任職Aflac的首席信息官期間,Julia Davis創建了衡量生產力的基準指標,例如每個全職員工每月完成的任務。任務范圍從幫助臺請求(如修復打印機)到代碼更改。當Davis開始分析應用程序開發時,她遇到了如何敏捷地度量單個執行者產出的挑戰。Davis說,與自下而上的管理方法相一致,Aflac的“自我監督”敏捷團隊能夠保障開發進度和團隊成員的正常運作。

TD Ameritrade公司CIO Vijay Sankaran說,在過去的兩年中,TD Ameritrade使用了一種內部方法和工具,被稱為Go Live,用于衡量敏捷團隊在給定的快速開發周期生成的業務功能。最初,Go Live測量了為每個應用程序生成的特征數量,但后來擴展到測量每個工程師的業績和生產力,以評估他們是否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改進。

在結果的鼓勵下,Sankaran的團隊現在正在擴展Go Live,以評估應用程序在敏捷開發周期中的各種等待狀態。Go Live對一個應用程序從構思到故事創建再到代碼完成等等進行了全面的審查,直到它投入生產。為了尋找改進的空間,該團隊創建了一個目標和關鍵結果(OKR)度量標準,以優化從想法到生產的管線。

Sankaran 說:“有這么多不同的操作杠桿需要考慮;使用什么,將可優化的資源放在敏捷團隊的何處,以及在什么投資級別上等等。這門藝術需要去神秘化,但它也需要在商業方面進行大的文化改變。”

為了全面分析TD Ameritrade如何使用軟件和硬件,Sankaran還采用了技術商業管理(TBM),這是一種越來越流行的將成本與商業價值相協調的管理IT的方法。

供應商在勞動力分析上建立站點

IT部門過去一直使用電子表格來執行這些分析,但許多部門放棄了這種方法,轉而使用Apptio的TBM分析軟件,Apptio也開始解決勞動力成本審查的棘手問題。

Apptio認識到勞動力成本占企業技術成本結構的50%,去年發布了Agile Insights這款產品,這是一個衡量價值交付、質量成本和勞動力利用率的SaaS解決方案。

Apptio 的CEO Sunny Gupta說,企業可以使用該工具分析代碼簽入、每個故事點的成本以及在項目管理應用程序(如Atlassian's Jira)中通過敏捷沖刺生成其他指標,并將其與ERP系統中的財務數據進行基準分析測試。他說, “這是為了擺脫不準確的數據,從而進行明智的、定量的決策制定。”

其他初創企業也加入了競爭。Fin Analytics正在構建旨在幫助企業更好地了解員工如何完成日常任務的軟件。該公司由Kleiner Perkins、Accel和CRV投資,目前正在出售一款Chrome瀏覽器插件,Fin的聯合創始人Sam Lessin告訴CIO.com,該插件可以記錄員工的鼠標滾動、網站點擊和瀏覽行為。它還跟蹤應用程序的使用情況,例如每個員工花費了多少時間在群組聊天上,或者他們花了多少時間仔細閱讀幻燈片演示文稿。該工具記錄視頻和音頻,創建一個即時處理目錄。

Fin的軟件在統計儀表盤中提供這些信息,突出顯示哪些管理人員可以用來指導團隊成員的關鍵指標。

Lessin說,采用流程級別的方法來提高生產力和業績是一個與大多數分析不同的點,后者衡量業務結果指標,如NPS和CSAT(客戶滿意度)得分。“沒有人對過程測量進行過深入研究,以了解我們所做的事情對我們的工作有何影響。” Lessin 補充道,如今已有幾十個客戶在使用這一插件。

圍繞勞動力分析的一些疑問

這種對勞動力的量化方法帶來了挑戰。Harvey Nash的首席數字技術官Anna Frazzetto回顧了該公司十年前為確定軟件程序員的效率所做的努力。一個程序員編寫了一個1000行代碼的小程序,另一個程序員編寫了只有200行代碼的相同的小程序,似乎后者的效率更高。但是如果200行代碼的小程序有更多的缺陷,那么效率因素就會消失。Frazzetto說,“恕我直言,這個效率評估問題到現在也沒能很好地解決。”

Gartner的分析師Swanton說,很難去比較不同產品的員工團隊。考慮到不同程度的困難,在一個產品上工作的UX開發人員不能像在另一個產品上工作一樣被評估。對于開發人工智能算法的人,CIO幾乎不會問他:“今天你寫了多少行代碼?”

Swanton說,如果首席信息官衡量員工績效的努力只是為了獎勵或者懲罰員工的話,那么這樣做就會阻礙團隊合作,是對敏捷性的真正的死刑判決。

Swanton關于衡量產出的建議,可以追溯到當今大多數首席信息官都非常關注的事情:根據創造的價值或取得的商業成果來判斷每個產品或敏捷團隊。Swanton 認為,產品是否在業務能力方面提供了可衡量的改進?它是產生了收入還是抑制了成本?如果它做到了其中任何一件事,那就是勝利。Swanton說,“IT的目標是使業務運轉的更好。這才是真正重要的指標。

盡管Lessin認為,一些企業領導可能擔心用這種近乎于背后偷窺的方法來改進流程會嚇到員工,但他也承認,對提供優質客戶服務的高度重視將戰勝懷疑論者,并將吸引到那些數據驅動的首席信息官們。

作者:Clint Boulton 是CIO.com的一位資深作者,主要報道IT領導者、CIO角色和數字化轉型。

編譯:徐盛華

原文網址:https://www.cio.com/article/3404488/workforce-analytics-measuring-employee-productivity-in-the-agile-era.html

責任編輯:周星如

快乐彩11选5走势图